荊門新聞網 - 荊門地區權威新聞門戶網站 主辦:荊門日報社
網站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荊門新聞網
您的位置:首頁 > 荊城全搜索 > 正文

三苗故土—— 屈家嶺遺址豐富的文化內涵及重要價值一瞥

  金秋時節,正在火熱建設和完善中沖刺掛牌評定工作的屈家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內,古稻田區種植的粳稻泛起一片片金色的波浪。站在北面遺址核心區放眼四望,一定會讓你沉醉于五千年來淵源流長的稻香之中。

  屈家嶺遺址是屈家嶺文化的命名地,位于中國農谷核心區·屈家嶺管理區屈嶺村和京山市雁門口鎮高墩村。遺址總面積達2.84平方公里,是以屈家嶺遺址點為核心,包括殷家嶺、鐘家嶺、冢子壩、九畝堰、土地山和楊灣等遺址點的新石器時代大型環壕聚落。屈家嶺文化是新石器時代晚期存在于長江中游的一種不同于黃河流域的、自身有連續發展序列的文化系統,被認為是打破中華文明“黃河一元論”的實證,以其獨特的文化內涵和價值,越來越顯現其奪目的光芒。

  三苗由來

  創造屈家嶺文化的先民是三苗人。三苗的活動范圍據《戰國策·魏策一》載:“昔三苗者,左彭蠡之波,右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屈家嶺文化主要由距今約5900-5100年的油子嶺文化發展而來,分布范圍西至長江三峽,東至鄂東,北至河南伏牛山麓,南至湖南洞庭湖與江西鄱陽湖之間。屈家嶺文化孕育了距今約4500-4200年的石家河文化??脊艑W界與民族學界一直把屈家嶺文化作為研究三苗部落集團及其文化來源的對象。

  有關三苗的來源,學術界一般有兩種觀點。一種是外來說:這一觀點認為三苗來自九黎。傳說蚩尤九黎部落集團在同炎黃華夏部落戰爭中遭到失敗之后,其中相當一部分部落成員向南退卻,在江淮、江漢和洞庭湖之間生息繁衍,與原來的土文化融合,形成新的部落集團,也形成了新的“三苗文化”。一種是土著說:這一觀點認為,三苗原來就是居住在江漢平原的土居民,九黎并不是三苗的主源。不管怎么說,這一族群毫無疑問在屈家嶺文化涵蓋的這一片土地上穩定繁衍生息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是史前農業定居社會一段文明的締造者。三苗部落集團縱跨三省,這個龐大的族群何去何從,是否曾經建立了萌芽性質的國度,從愈來愈引起世人驚奇的天門石家河遺址和2018年十大考古發現之一的沙洋城河遺址等屈家嶺文化遺存來看,似乎可以窺見一斑。相信考古研究專家們默默辛苦的付出,會不斷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

  三苗“稻”理

  宜稻樂土,安居福地。隨著近些年考古發掘研究的不斷深入,江漢平原北部漢水以東地區是新石器時代中晚期文化高度繁榮、人類活動強度較大的地區,不容懷疑。山巒起伏的大洪山南麓太子山下,青木河與青木垱河兩條古河流分別發源于山系西北和東北,夾成中間一片丘陵山地呈菱形地塊,這里便是屈家嶺遺址核心區,地理坐標30°50′13〃N,112°54′14〃E,遺址地貌屬于丘陵崗地,其北面是太子山主峰上的白龍觀。為了進一步揭開屈家嶺遺址史前文明的神秘面紗,經過國家文物局審批并下達計劃,目前正在進行更加深入的考古勘探和發掘。據正在這里潛心考古發掘和研究工作的湖北省考古研究所屈家嶺工作隊隊長陶洋和副隊長張德偉兩位同志介紹,這里三面環山,向南是典型山前平原,周邊溝渠縱橫,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雨量較多,水熱條件和暖濕氣候十分適合水稻生長,且生產、生活用水方便,受洪水影響較小。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顯示,屈家嶺遺址實為以稻作農業為定居發展前提的一塊福地,足見先民智慧。

  磨石為稻作之利器。走進已經試運行的屈家嶺遺址博物館,當你看見一些貌似簡單的石斧、石鐮、石鋤、石錛、石鑿等生產、生活工具,可別不以為然。正是這些先打制、后精心磨制的石器,成為先民們較大規模開墾種植水稻的功臣。較之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的生產、生活工具顯然要更先進些,一件比較精致的石器,往往要經過打制(有的需要開料)、琢平、磨光等工序,有的還要鉆孔甚至拋光。大多數石器都經過不同程度的琢磨,而磨成能夠滿足人們基本需要的工具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古人所謂“鐵棒磨成針”的故事并不是空穴來風。屈家嶺文化時期,石器制作技術雖然并不存在新的突破,但集中反映了當時大型甚至特大型聚落先民們的生產生活情形。當然,聚落先民們還使用了木器、骨器等其它生產生活工具。用歷史的眼光來看,正是這些來之不易的先進生產生活工具,開啟了長江中游屈家嶺文化史前農耕文明,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田”紋陶球娓娓“稻”來。說“田”紋陶球是屈家嶺遺址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有人可能會嗤之一笑,那是因為他(她)還不知這枚陶球上濃縮地反映出史前先民們的種稻規模和管理水平。在屈家嶺遺址博物館,可以看到一塊較大的紅燒土里面夾雜著大量的稻殼。1956年僅發掘858平方米,就發現一片面積約500多平方米、體積約200立方米的燒土遺跡。這些燒土是由泥土摻和稻殼和稻的莖葉做成的,上下密結兩層。以后的發掘中,這樣的紅燒土比比皆是。“田”字紋陶球一是反映了當時水稻種植面積之大,二是反映了當時農田的規?;?、整齊化和排灌管理技術的成熟。試想想,當時的屈家嶺遺址作為一個大型的聚落群,相對較多的人口集中住在一起,主要靠什么生活呢?如果原始農業不發達,過分地依賴漁獵是不行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靠比較發達的原始農業——水稻種植為主。“田”紋陶球間接反映了長江中游漢水之東的屈家嶺遺址的稻作農業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水平。從漢字文化發展的淵源來講,此陶球上的“田”形紋飾,看上去比商周時期甲骨文上的象形文字萌芽更早。

  “粳”稻香飄五千年。屈家嶺文化的稻作遺存最早發現于屈家嶺遺址,也是長江中游第一次發現史前稻作遺存。當時的中國農業科學院院長丁穎教授對1956年發掘出來的一些谷殼進行了鑒定,結論是:“……這些谷粒當屬粳稻,且在我國是比較大粒的粳型品種。”據姚凌、陶洋、張德偉、羅運兵等人在《江漢考古》2019年6期發布的《湖北荊門屈家嶺遺址炭化植物遺存分析》一文稱,通過對完整炭化稻的長度平均值及長寬比進行測量,發現油子嶺文化時期炭化稻的長度平均值為4.58毫米,長寬比1.53-2.12;屈家嶺文化時期炭化稻的長度平均值為4.75毫米,長寬比1.59-2.07;石家河文化時期炭化稻的長度平均值為4.8毫米,長寬比1.72-1.99。按照目前粳稻與秈稻的長寬比判別標準,一般粳稻的長寬比小于2.3。從屈家嶺炭化稻的尺寸比例來看,其應屬于粳稻類型。據有關專家研究,在全世界的稻屬植物中,絕大多數都是野生種,栽培種僅兩個。亞洲栽培稻又名普通栽培稻是其中一種,可能源于本地多年生普通野生稻,而普通野生稻也存在秈粳分化,在遺傳上是異源的,從馴化到栽培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有資料表明,“屈家嶺遺址自油子嶺文化早期有人類定居開始,就已出現了較為成熟的稻作農業。……在此之后,北方的粟作農業傳播至此,并未對稻作農業的主體地位產生影響。”(《江漢考古》2019年6期)稻作由南向北傳至這里,再通過屈家嶺文化的強勢影響到仰韶文化的部分區域,都有遺存實證。屈家嶺遺址作為屈家嶺文化極具代表性的遺址,其遺存表明稻作占據了當時經濟生活的主導地位,反映了原始農業集約化程度。這也說明,江漢平原乃至更大范圍的長江中游,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稻作農業的核心,“兩湖熟,天下足”之說具有史前依據,在中華文明古國的形成和繁榮發展中顯現出其戰略性的作用和地位。

  三苗陶夢

  屈家嶺文化時期革命性的制陶成就在于普遍使用快輪制陶,陶質分為泥質陶和夾砂陶。泥質陶器主要有食器、水器和容器等;夾砂陶器主要是蒸煮器。從顏色上講,一般以灰色為主,黑色次之,紅色占第三位。屈家嶺遺址內出土的陶器有彩陶杯、彩陶碗、雙腹鼎、筒形器及甑、罐、鍋、缸等等數不勝數。彩陶是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存。這里專門說說屈家嶺遺址最具代表性的兩大類彩陶:

  匠心獨運蛋殼彩陶。自上世紀五十年代便與屈家嶺遺址結下不解之緣的考古專家王勁先生在《江漢地區新石器時代文化綜述》中說,“薄如蛋殼的彩陶器,代表了當時制陶技術的高度水平,是屈家嶺文化的鮮明特征之一。蛋殼彩陶胎僅0.1-0.2厘米厚,器型有碗和杯兩種。橙黃地,施黑色、橙紅色陶衣,繪紅、黑彩,或二色兼繪,造型美觀。蛋殼彩陶杯斜壁平底似喇叭狀,用卵點、葉形、方框等組成的花紋彩繪于器外,少數內外都繪彩。”張緒球先生在述的《屈家嶺文化》一書中稱,“屈家嶺遺址的第二次發掘,共發現蛋殼彩陶片八千二百七十五片。”現在看來,該遺址點僅為彈丸之地,卻見蛋殼彩陶之多?,F今出土的一些蛋殼彩陶杯內,經淀粉粒分析,杯內壁發現了可能跟酒的發酵相關的線索。據專家推測,如此之薄的蛋殼彩陶器一般用作禮儀祭祀之用。這同時反映出,當時稻作農業之發達,人口雖然增多,但仍有余糧用來釀酒,表明當時的經濟發展已經出現了社會分工,專業化的陶工才得以一門心思發揮自己高超的制陶、繪彩技藝和個人天賦,從而使首先滿足實用之需的陶器不斷融入了他們記錄自然、征服自然的集體智慧和美好愿景,因而顯現不可磨滅的原始藝術價值。

  紡紗織衣玩轉彩陶紡輪。到過屈家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內的人,或者通過宣傳視頻,一定會對博物館南面的一個帶圓型水池的廣場感到驚奇。沒錯,那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廣場,那是根據屈家嶺遺址出土的標志性文物——雙魚彩陶紡輪建立的紡輪廣場。屈家嶺遺址內發現了大量紡輪,其中尤以彩陶紡輪最具特色。這種彩陶紡輪均為火候較高的黃色陶質,一般先在兩面涂抹橙色陶衣,再在單面繪飾以褐色(或紅色)的漩渦紋、直線紋、麻點紋、同心弧線紋、雙魚紋等等。這些圖案的線條以各種方式通過軸心,來表達各種旋轉的視覺形象。那么,這些小小的彩陶紡輪到底作什么用呢?顧名思義,當然是紡紗之用。屈家嶺文化以前,流行大而厚重的紡輪,轉動慣量大,適用于紡粗硬的纖維,成紗較粗。屈家嶺文化時期,紡輪由重變輕,由大變小,因此紡出的是更細的紗,織出的是更薄更密的布,反映了男耕女織的性別分工和紡織手工業的大發展。屈家嶺遺址出土的彩陶紡輪不僅數量多,而且形制特別,紋飾豐富,引起越來越多的研究者無限的想象。張緒球先生說,“彩陶紡輪的花紋大多與旋轉有關,當紡輪轉動時,這些花紋能隨之產生一種快速的動感,它不僅可以增加美感,消除疲勞,而且還能滿足人們希望紡輪快轉動、多紡好紗的理想和追求。”更有學者在對我國古代歷史進行綜合而又深入研究之后大膽認為,這些“紡輪的數量顯然超出常規用量。也就是說,它不是日用的紡輪,而是原始宗教的法器。”(龐樸《談玄》,《中國文化》第10期,1994年8月)這一說法新穎,有一定合理性。古人對天體向來崇拜,人類自誕生那天起,日月星辰的運行、變幻無窮的氣象,無不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巨大影響。屈家嶺彩陶紡輪圖案都是對旋轉物體的具體描繪,似乎已超出裝飾彩陶紡輪的審美情趣,而成了崇拜,具有某種超自然的含義。紡輪通過旋轉可以把葛麻變為細線,從而制成各種衣物,它與制陶用的轉輪都有造化萬物的功能,于是古人就把它裝飾以特殊的圖案,來作祭祀天地用的法器。更有甚者,有人推測屈家嶺遺址出土的彩陶紡輪是玉壁或古銅錢的前身也未為可知。再說雙魚彩陶紡輪,一說此為最早的太極圖案。史前先民對天地、水流,對魚類等自然現象和生物種類都有一種寄托愿望性的崇拜。一方面,因為天圓地方,水生萬物,魚多子,麻點紋代表天象或者稻米等等,都未為可知,一些有代表性紋飾的陶器成為一種圖騰用作祭拜祖先和通天地的語言表達,從宗教的起源和產生來講,并不神秘。如前蛋殼彩陶所述,同樣,屈家嶺遺址上如此眾多的彩陶紡輪,不僅代表了古人認識自然、掌控自然、崇拜自然、希望天人合一、和諧共生的浪漫主義思想,也開啟了我們研究原始宗教和藝術產生的思路,幫我們界定了當時的社會經濟文化發展狀況和水平。一枚小小的彩陶紡輪,可能還暗藏或者濃縮了史前先民們的宇宙觀。

  稻盛陶興話古今??傊?,在這一塊典型的南方文化樂土上,曾經生活在屈家嶺遺址上的三苗族群先民們因地制宜筑起最堅固安全的大環壕,吃的是當時最優的粳稻米,穿的是最細致緊密的衣服,住的是結實又防潮的紅燒土房,安居而樂業。長江中游江漢地區農耕文明的興起并強勢擴張和影響周邊廣大地區,無不顯現屈家嶺遺址在新石器晚期獨特的歷史、科學、文化價值。

  “稻”意今何在,且看遺址粳稻今又熟。陶夢今何覓,還看屈陶·屈窯“黑陶”飛重洋。近些年來,落戶屈家嶺這塊熱土上的湖北屈陶屈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開發的系列黑陶產品活色生香,遠銷海內外。目前,湖北省荊門市屈家嶺管理區火熱的旅游攻略是,以屈家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為發散點形成一線串珠的環線或區塊,向南是青木河沿岸,向西經工業園區的湖北屈陶屈窯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可往月寶山萬畝桃園,向北農谷大道經月湖公園、普云禪寺和獨有一種秀美的美麗鄉村梭墩村可再往王莽洞、虎爪山等景點。朋友,或許你我皆為三苗后裔,即便不是,要知道中華民族自古就是一棵枝繁葉茂又根深的大樹,屹立東方,影響和地位強者恒強。你若有意來探祖尋根,領略屈家嶺文化博大的精髓,開館之日,歡迎你走進屈家嶺遺址博物館,到本地飽覽生態宜居的美麗風光。(作者: 周麗 趙媛彥 李珊珊)

 

責任編輯:劉夢恬 作者:周麗 趙媛彥 李珊珊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版權聲明:
①荊門新聞網 獨家稿件聲明:該作品(文字、圖片、圖表及音視頻)僅供本網站使用,未經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本網站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②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且不用于商業用途,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他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應處理。
手游棋牌游戏排行榜 海南奖开奖结果查询 篮彩中奖规则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 竞彩篮球预测推荐分析捷报 期货交易技巧 金龙棋牌游戏大厅 美女麻将下载免费 安徽省有多少福利彩票销售网点 印尼五分彩走势图号码 新疆时时彩三星和尾图 足彩进球彩四场霸主 快速赛车怎么玩 期货交易技巧视频课件 金龙棋牌室 水果拉霸娱乐